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欢迎访问同城日报!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正文

民间博物馆创办人罕见成被告:买来的文物如何成了赃物?

时间:2019-06-26 00:54 来源:未知 作者:同城日报 阅读:

同城日报(http://www.tcrbw.com):6月5日,甘肃省原政协委员、天水成纪博物馆创办人张有平,被控从西北盗墓一号人物孟老大处非法购买文物,该案在陕西省咸阳市中院开庭......

6月5日,甘肃省原政协委员、天水成纪博物馆创办人张有平,被控从西北盗墓“一号人物”孟老大处非法购买文物,该案在陕西省咸阳市中院开庭。检方起诉称,张有平明知涉案文物是赃物,为了馆藏需要非法收购,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
 
在庭审现场,双方主要围绕两个方面内容进行了辩护,一是天水成纪博物馆能不能购买文物,二是张有平是否“明知是赃物”。
 
张有平方面认为,对第一个焦点问题,公诉机关引用的法条(《文物保护法》第51条)并不适用于被告单位;对第二个焦点问题,无论从证据和事实方面均无法证实天水成纪博物馆“明知是赃物”。为此,张有平方面做了无罪辩护。
 
对于张有平方面提出的一些办案细节,淳化县公安局方面以“对案件的继续侦办和犯罪嫌疑人抓捕工作有影响”为由,未对澎湃新闻记者作出回应。
 
由于过往非国有博物馆涉及文物诉讼案,博物馆方面普遍以证人身份出现,这次张有平以被告身份卷入案件,引发国内民间收藏圈极大关注。
 
中国博物馆协会非国有博物馆专业委员会委员、陕西省民间博物馆协会副会长高玉书表示,张有平案之所以会引起收藏界这么关注,“这相当于文玩界的第一个买卖文物犯法被起诉的案例,那么以后大家买卖文物都有风险。”
 
非国有博物馆创办人成文物案被告
 
出生于1964的张有平,是甘肃省天水市知名企业家,创办了多家矿产、制药、印刷、建材等企业,还担任了甘肃省政协委员、甘肃企业家协会副会长、天水市人大代表、天水收藏协会会长等社会职务。
 
天水成纪博物馆由张有平一手创立。官网介绍称,天水成纪博物馆经甘肃省文物局甘文局博发[2006]18号文件批复同意,天水成纪博物馆于2006年12月13日成立,作为取得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的合法非国有博物馆,其业务范围是:文物的收藏、购买、征集、保护、研究、展览等服务。
 
张有平的一位朋友介绍,张有平是一位性情中人,因为家传原因,对收藏几近痴迷,这些年投入了近十亿元来收藏文物。尤其对流失海外的中国文物,张有平特别心痛。每年都会去海外几趟,参加大型拍卖会。而自己对生活要求却极其简单,在西安的住房还是1999年买的一套小房子。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2016年7月,陕西淳化境内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汉云陵传出将被盗掘的消息。当地警方循线追踪,从一个盗墓团伙挖出其他盗墓团伙,再扩线、扩人,挖出“孟老大”。
 
“孟老大”真名孟某建,是西北盗墓“一号”人物,警方深入调查后,“孟老大”背后购买文物的人被当地警方掌握,其中一人为天水成纪博物馆馆长张有平。
 
据淳化警方介绍,张在天水、西安等地有多家公司,张和孟经朋友介绍认识。张自称是文物爱好者,在天水有家私人博物馆,和孟有文物方面的交流和交换,后来知道孟是盗墓人,且在陕西、甘肃有影响力,便从孟处收货。 
 
2017年4月26日,张有平因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收益罪被淳化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7年5月25日经淳化县人民检察院批准,被淳化县公安局执行逮捕;2017年6月9日被淳化县公安局取保候审,2019年1月3日被咸阳市人民检察院决定取保候审。
 
咸阳市人民检察院在起诉书中称,从2013年到2017年间,孟某建先后将131件文物,卖给了天水成纪博物馆。对此,检察院认为,天水成纪博物馆系非国有博物馆,依照《文物保护法》第五十一条规定,其不得买卖馆藏珍贵文物,被告单位法定代表人、文物征集领导小组组长张有平明知他人犯罪所得的脏物,为了博物馆馆藏需要,非法予以购买,应当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追究刑事责任。
 
两大辩论焦点:非国有博物馆能否购买文物,张有平是否“明知是赃物”
 
6月5日的庭上,公诉机关与张有平主要围绕了两个方面进行了辩护,一是天水成纪博物馆能不能购买文物,二是张有平是否“明知是赃物”。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单位天水成纪博物馆系非国有博物馆,依照《文物保护法》第51条的规定,其不得买卖馆藏珍贵文物。
 
成立博物馆里的彩陶马,系海外回流。
 
张有平方面则认为,公诉机关依据的法条适用法律错误,根据《文物保护法》第37条规定,文物收藏单位可以以“购买”方式收藏文物,而天水成纪博物馆是甘肃省文物局登记在册的非国有博物馆,具有文物“收藏、购买、征集、保护、研究、展览文物”的合法资质。因此,张有平方面认为,公诉机关诉讼适用的法条错误。
 
对于张有平是否存在“主观”故意,从法庭呈现的证据看,公诉机关掌握的证据主要是孟经建的供词。
 
庭审记录显示,孟某建称,“2013年还是2014年,李某亮提议在狄寨原盗墓,我默认了。盗墓成功后,我从李某亮处购得编钟、编钟架50个,之后我打电话给张有平,并把东西带到张有平公司。我跟张有平说,这是才出的货,因为张有平也识货,我们就没有太多交流,最后200万成交。”
 
但张有平方面认为,孟某建在涉案文物的交易时间、来源等内容表述上,存在多处前后矛盾,对该份证据的有效性提出了质疑。甘肃省天水市经侦大队一位负责人出具的证人证言显示,孟经建与张有平的相识是在其介绍下认识的,认识的时间为2015年1月,双方之间银行转账记录显示,双方第一次交易是在2015年8月。
 
“孟经建说的从2001年买的东西,2015年卖给我,相差十五年,16年前买的东西怎么是说生坑的。”张有平方面对此在法庭上质疑孟某建说的都是谎话,“(在笔录中)孟某建说从别人手中买到,然后在自己家里放了一段时间,几年后,想要出手,孟经建在笔录里面说的是,跟张有平讲才出的货。”
 
至于公诉机关认定的“犯罪所得”,张有平方面认为,“从交易获利情况看,本案被告人所购文物全部归入博物馆馆藏,博物馆对公众免费开放,馆藏文物均用于公益展览,开馆以来从未向外出售过任何文物。因此,被告人非但没有交易获利,反而是一直付出人力、财力在对文物进行保护。”
 
咸阳市中院当天没有宣判,不过公诉机关在最后陈述时认为,“鉴于被告单位收购文物是基于博物馆展出的需要,并非为牟取非法利益,且被告单位天水成纪博物馆及被告人张有平积极配合侦查机关追回涉案文物,在客观上也未造成文物的流失,应减轻或免除处罚。”
 
张有平方面在庭后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认为,这就是一个不应该被起诉的案子,除了庭上提供的证据,根据《博物馆条例释义》第三十九条的规定,博物馆取得来源不明或者来源不合法的藏品,应该主管部门或者有关登记机关按照职责分工,责令改正,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并处违法所得2倍以上5倍以下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处5000元以上2万元以下罚款,这也意味着,该案件就是一个行政处罚案件,而不应该上升到刑事阶段。”
 
盗墓大案牵出政协委员
 
而“7.20汉云陵被盗”一案曾被多家媒体报道,张有平此次卷入的案件,也被视为这起盗墓案的“副产品”。
 
2017年11月18日,有媒体发布题为《汉云陵被盗告破 追回千余件文物》的报道,援引陕西省咸阳市淳化县公安局的消息称,“接到线索,说有一名叫做‘海哥’的人,打算在近期盗掘汉云陵(汉云陵是汉武帝刘彻夫人、钩弋夫人赵婕妤的陵墓,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海哥”被抓后交代,他们盗掘并收购文物后,绝大多数都转给了一个外号叫做“四牛”的甘肃人,2017年3月份警方将“四牛”也抓获。
 
“四牛”被抓获后交代,其将所收购的绝大多数文物都卖给了甘肃的一家私人博物馆,买卖分多批次进行,每次的交易金额都在数百万元,民警随后又赶赴甘肃,最终收缴了这批被盗文物。
 
淳化县公安局政工科主任杨琦当时对记者表示,整个案件的侦破一共历时16个月,专案组民警先后奔赴甘肃、陕西、河南、山西、北京等地,其间,又发现了多条交织的线索,陆续打掉盗掘西汉古墓葬、倒卖文物犯罪团伙10个,共抓获犯罪嫌疑人91人,其中公安部A级通缉令通缉人员2人,破获涉及甘肃、山西、陕西等地的古墓葬盗掘案件96起,追回各类被盗文物1100余件。
 
报道还称,在这些已经被追回的文物中,青铜编钟、汉代陶俑等文物价值极高,其中,一组20多件的鎏金青铜编钟已经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同时,在审讯过程中,公安机关还钓到一条“大鱼”,通过孟某建了解到,其盗掘或收购的文物有卖给了甘肃省一家博物馆,而这个馆长还是社会知名企业家、省政协委员。
 
从当天庭审还可以看出,孟某建在辨认照片时还提及,“2017年4月15号经反复仔细辨认,6号为盗掘古墓葬案的张有平”。
 
不过,成纪博物馆一位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上述说法存在多处不实,“首先,汉云陵并没有被盗,查获的1000多件文物,没有一件是从汉云陵盗出来的;其次,报道中的‘四牛’就是孟某建,他所说的收购绝大多数文物卖给天水市成纪博物馆也不实,博物馆从孟某建处仅买了146件;第三,报道称被追回的‘一组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20多件的鎏金青铜编钟’,并不是从墓里盗出来的,而系张有平从香港购得。”
 
对于上述说法,澎湃新闻记者未能联系到淳化县警方做出回应。
 
买来的文物成“赃物”?
 
对于法庭上的质疑,目前仍待有关部门调查。
 
在6月5日的法庭上,张有平方面还提出,该案存在“程序瑕疵”。
 
一是张有平在4月26日被刑拘,但该案直到5月9日才被立案,张有平的律师认为,这在程序上违法。但公诉机关在庭上表示,
 
二是接近张有平相关人士称,张有平在4月26日被带走后,被淳化县公安局审讯了4天4夜,4月29日才送到看守所。该人士还称,公安将送进看守所的时间改为了4月27日。
 
不过,公诉机关对此在庭上回应称,“送到看守所的时间是2017年4月27日16时,这个有看守所接收民警的签字,也有看守所的印章,所以我们认为这个程序是合法的”。
 
三是,成纪博物馆的一位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4月28日,张有平还在被审讯期间,淳化县公安局深夜12时派了上百警力,跨省赶往天水成纪博物馆所在地甘肃省天水市,突击搜查了博物馆。淳化县公安局跨省办案未通知天水市公安局。
 
该负责人表示,“当天晚上,(淳化县)公安局在博物馆扣押了198件文物,其中从孟经建处购买的文物146件,其余的52件则是张有平从香港、海外拍卖回来的,我们所有的文物都是登记造册,并且上报给甘肃省文物局。”
 
这名负责人还表示,淳化县公安局当天只给从孟经建手中购买的68件文物出具了扣押清单,其余的78件和张有平从海外购买的文物均没有出具扣押清单。
 
对于这部分没有出具扣押清单的文物,淳化县公安局在2018年4月2日起诉意见书也确认了,系非涉案文物,公安局仅解释称“该批文物不应由张本人持有”。
 
上述接近张有平的人士称,“2016年淳化县公安局办理的盗掘西汉墓葬案确实抓了很多人,但起获的脏物等级并不高,在办案过程中了解到天水成纪博物馆也是客户之一后,加之又知道张有平身份后,抓捕张有平就成了重头戏,而从博物馆扣押的文物中,张有平买的52件文物包括26件1级文物,18件2级文物、2件3级文物,张有平从孟经建处买的文物等级并不高,大多数被定性为3级文物,少数2级文物,没有1级文物。
 
上述博物馆负责人还在比对照片后提出,2018年12月26日,在“全国打击防范文物犯罪成果展”中,展示的“编钟三组”,应该就是来自淳化县公安局破获的盗掘西汉墓葬案。
上述负责人表示,“编钟三组”的两套鎏金编钟和1件鎏金莲花灯系张有平2015年3月、2011年9月从香港市场购得,编钟和鎏金莲花灯均有海关关单信函及文物上的火漆为证,并且这些文物曾于2015年6月在第五届海外回流文物精品展中展出。
 
值得一提的是,张有平一位家属告诉澎湃新闻,2017年6月,在张有平办理取保候审过程中,被要求缴纳保证金1500万元,已分批转了800万,“6月9日张有平被保释那天,还在公安局打了一张欠淳化县公安局1000万的欠条,这800万元,公安局均没有给张有平出具收据。”
 
公诉机关在庭上表示,“这个我们认为与本案的事实没有关系,如果经过法庭的审理以后认为与案件无关的,被告人可以向这个扣押单位去索回。”
 
针对上述疑问,6月11日,澎湃新闻前往淳化县公安局公安局采访,该局政工科一位工作人员称,“经请示我局主要领导,案件还有一部分犯罪嫌疑人正在追逃,接受采访会对案件的继续侦办和犯罪嫌疑人抓捕工作有影响,暂时不能接受采访。”记者随后试图联系当时办案的一位负责人,其以“不方便”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收藏界极大关注:民间博物馆能否买文物
 
张有平在收藏界同样引发极大关注。
 
成都收藏家黄毅告诉澎湃新闻,他所在的十几个微信文物交流群,对张有平案件出现了一边倒的支持,认为张有平没有罪,反而是有功之人,如果张有平被判有罪,那么国内1600多家非国有博物馆和8000万藏家将人人自危。
 
张有平被诉案件在网上被全程直播,目前视频播放量已经超过“50万+”,这在咸阳市中院开庭直播史上是很少见的,观看者中相当比例是收藏界人士,甚至有不少收藏界人士前往西安去旁听。
 
中国博物馆协会非国有博物馆专业委员会委员、陕西省民间博物馆协会副会长高玉书就是其中一位。其对澎湃新闻表示,“这个案件就是一起博物馆不知情下买了一堆涉案文物,而且不是买,是征集,成纪博物馆是有征集资质,张有平是征集小组的组长。当时买的时候,征集小组5、6个一起在场的情况下,买完又通过银行转账,回来后又通过登记备案入库,一切都是在阳光下进行的,所以我个人认为,是不存在隐瞒犯罪所得。”
 
“现在我国非国有博物馆里面的文物一般来源于三个地方,一是海外,二是国内拍卖,三是政府批准的文物商店。我可以负责任地说,这些博物馆绝大部分文物都是从市场上征集的,来源都不清楚。即便是政府批准的文物商店,他也是从市场征集过来的,完全也有可能是盗墓而来的。张有平这个案子之所以会引起收藏界这么关注,这相当于文玩界的第一个买卖文物犯法被起诉的案例,那么以后大家买卖文物都有风险。”高玉书对此表示。
 
当天去旁听的还有成都川上博物馆馆长陈忠琪,他也认为,“如果张有平被判又罪,那么是给8000万藏家当头一棒,这8000万藏家都会有罪,因为我们收藏时买的仅仅是一个商品,在没有专家或者机构认定前不是文物,我们买之前不可能还要去找专家或者机构去认定这是几级文物,从操作层面说是没办法实现的。”
 
陕西省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也关注了此案,其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从过往7起非国有博物馆涉及到文物诉讼案来看,博物馆方面都是以证人身份出现的,这个案子跟过往的案例性质基本一样,但(博物馆和张有平)以被告身份出现,在法律界看来也是比较吃惊的,这种先例案件如何处理,可能最后还要体现上级司法部门意志。”
      本网提醒:本网站转载【民间博物馆创办人罕见成被告:买来的文物如何成了赃物?】文章仅为流传信息,交流学习之目的,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凡呈此刻本网站的信息,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转载信息的完整性,如原作者对本网站转载文章有疑问,请及时联系本网站,本网站将积极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奇迹私服发布网